腾讯彩票竞猜
返回藍鯨財經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貴人鳥難飛
摘要

曾經自詡無人可擋的貴人鳥,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投稿來源:子彈財經

01

無人可擋的貴人鳥不好過

貴人鳥快要飛不動了。

這并非危言聳聽。10月10日,由于財務違規,貴人鳥及貴人鳥時任財務總監被上交所通報批評。

公告稱,由于未能勤勉盡責,對公司財務資助未履行審議程序和披露義務的違規行為負有責任,公司兩位時任董秘被上交所監管關注。

事情的起因是貴人鳥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別向經銷商累計提供財務資助19.42億元、17.45億元和14.19億元,分別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86.85%、73.2%和50.9%,三個年度末的財務資助余額分別為6701.3萬元、1.023億元和9027萬元。

連續三年違規向經銷商提供財務資助,且占凈資產的比例均超過了50%,這意味著該財務資助事項已經達到了股東大會審議標準和信息披露標準。

但貴人鳥并未及時將財務資助事項提交股東大會審議,也未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不僅如此,在被上交所通報批評的24天前,貴人鳥的評級也遭到了下調。

9月16日晚間,貴人鳥發布公告稱,公司主體和債券評級均由AA-降至A,評級展望也由“穩定”調整為“負面”。

這不是貴人鳥首次遭遇公司主體和債券評級下調。6月24日,貴人鳥的評級由AA降為AA-,評級展望為“穩定”。

短短三個月內,公司主體評級實現兩連降,貴人鳥的日子并不好過。

糟糕的經營狀況和慘不忍睹的財務數據,被認為是貴人鳥公司主體和債券評級連遭兩次下調的原因。

根據半年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貴人鳥的總營收為人民幣8.10億元,同比下降47.27%,而凈利潤則由上年同期的0.34億元減少至-0.59億元,降幅達269.59%。

此外,經營活動現金凈額也由上年同期的5.55億元縮減為-0.20億元。

而第一季度的財務數據同樣不忍直視。

根據第一季度財報顯示,貴人鳥的總營收為人民幣5.22億元,同比下降37.4%。相比之下,凈利潤的下滑幅度更大,為1391.81萬元,同比下降83.66%。

低迷的業績所帶來的連鎖反應最終在貴人鳥的股價上反映了出來。截至10月29日,貴人鳥的市值僅剩24.89億元,5年間蒸發了400億,不及巔峰時期的十六分之一。

除了令人失望的財務數據,貴人鳥的經營狀況也堪憂,這從其連續關閉大量門店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貴人鳥在2014年年報中曾披露,截至2013年12月31日,貴人鳥營銷網絡遍布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5560家貴人鳥品牌零售終端運營穩健。

然而到了2019年6月底,貴人鳥的門店數量僅剩2685家,5年半里減少了2875家,門店數量腰斬。

實際上,自2014年1月上市后,貴人鳥每年都要關閉幾百家門店。綜合歷年的財報數據顯示,貴人鳥在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關閉的門店數量分別為534家、561家、359家、376家和857家。到了2019年上半年,再度關閉門店188家。

通過數據的對比不難看出,貴人鳥在2018年的關店數量達到了頂峰。這一年也是貴人鳥被盲目擴張策略徹底拖垮的一年,2018年年報中的數據也從側面證明了這一點。

根據2018年年報,貴人鳥的總營收為人民幣28.12億元,較2017年的32.52億元下降了13.52%,值得注意的是,凈利潤首次由正轉負,由上年同期的1.57億元減少至-6.86億元,降幅達536.01%。

曾經自詡無人可擋的貴人鳥,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02

盲目擴張等同于慢性自殺

2014年1月24日,林天福率領貴人鳥赴上交所上市,成為當時A股唯一一家運動品牌上市公司。

貴人鳥的確對得起“A股運動品牌第一股”的光環。從2009年至2011年間,貴人鳥以驚人的速度開疆拓土,門店也由1847家激增至5067家,營業收入更是從6億元瘋漲至26.5億元。

與耐克、阿迪等高端品牌積極搶占一、二線城市不同,貴人鳥瞄準的是三、四線城市的消費者,主打高性價比運動鞋,甚至最先將市場下沉到了鄉鎮一級。

深耕下沉市場也為貴人鳥換來了足夠多的回報。2012年,貴人鳥的總營收達到了28.6億元,凈利潤為5億元,而同一時期,李寧的總營收雖然是貴人鳥的兩倍,但凈利潤虧損卻超過了19億元。

上市后,貴人鳥的股價一路飆升,市值順利突破426億元,光芒甚至蓋過了李寧。這一年,林天福也以190億元身價躋身2015年胡潤百富榜,登頂泉州首富。

不過貴人鳥的高光時刻并沒有持續太長久。

上市后的首份財報就將貴人鳥打回原形。2014年,貴人鳥的總營收為人民幣19.20億元,同比下降20.21%,而凈利潤為3.12億元,同比下降26.27%。

總營收和凈利潤雙雙下滑,直接暴露出了單一業務的局限性和脆弱性。

貴人鳥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2014年之后,貴人鳥就開始布局泛體育產業。

簡而言之,就是建立“以體育服飾用品制造為基礎,多種體育產業形態協調發展的體育產業化集團”。

體育產業主要包括體育競賽娛樂業、體育消費服務業和體育用品制造業三個部分。

貴人鳥內部分析認為,雖然體育用品制造業在體育產業中占比最大,但隨著行業的發展,體育競賽娛樂業、體育消費服務業必將得到蓬勃發展。

2015年,貴人鳥以2.39億元入股體育網絡平臺虎撲,搖身一變成為虎撲的第二大股東,試圖借助虎撲補齊自身在體育競賽娛樂業和體育消費服務業的短板。

此外,還與虎撲成立了體育產業基金慧動域資本。

與此同時,貴人鳥又出資2000萬歐元,投資了西班牙足球經紀公司BOY,推進體育經紀業務。

這還沒完,不久后,貴人鳥再次出資2億元,聯合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虎撲成立了康湃思,欲借此機會切入大學生體育運動產業。

2016年是貴人鳥急速擴張的一年,為了快速拓展體育產業版圖,不顧業績疲態的貴人鳥再度聯合虎撲成立了第二個體育產業基金競動域資本。

截至2017年末,貴人鳥已累計向動域資本投入了7億元。根據企查查顯示,慧動域和競動域共對外投資了31家公司,涵蓋了足球、籃球、跑步、健身、戶外等熱點體育運動項目。

除了依托虎撲對體育產業進行布局之外,貴人鳥在傳統運動鞋服領域也開始加速擴張。

根據公開數據,2016年,貴人鳥先后分別出資3.83億元和3.825億元,收購了體育運動產品零售商杰之行50.01%的股權,以及運動品牌網絡零售商名鞋庫51%的股權。

同樣是在這一年,貴人鳥又以2600萬美元的價格獲得了AND1品牌的中國市場授權。

擴張的步伐還沒有停止。2017年,貴人鳥斥資3.68億元收購了名鞋庫剩余股權,成為名鞋庫的全資控股股東。

此外,又通過杰之行出資1.5億元,收購了另一家運動鞋服零售商湖北勝道體育45.45%的股權,最后以2000萬歐元的價格拿下了PRINCE在中國和韓國的市場授權。

接二連三的大手筆投資布局泛體育產業沒有換來預期中的效果,反而給貴人鳥的經營狀況帶來了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最終在存貨數量和存貨周轉天數的不斷增長上體現了出來。

貴人鳥歷年來的財報數據顯示,2015年,貴人鳥的存貨數量為1.70億,存貨周轉天數為63.72天。

到了2016年,因新增控股子公司杰之行和名鞋庫,使得貴人鳥的存貨情況并不樂觀。

財報數據顯示,貴人鳥的存貨數量達到了4.74億,增幅達177.98%,存貨周轉天數也增長為85.71天。

除了存貨和存貨周轉上的壓力,貴人鳥的經營狀況也不盡如人意。

顯示在財報上的財務數據最為直觀。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貴人鳥總營收分別為人民幣19.69億、22.79億和32.52億,而凈利潤分別為人民幣3.31億、2.93億元和1.57億元,到了2018年,這一數字變成了-6.86億元。

總營收每年都在上漲,但凈利潤卻在不斷下滑,這與貴人鳥主營業務的毛利潤連年下跌有著直接關系。

根據財報數據,從2015年到2018年之間,貴人鳥主營業務運動鞋服的毛利率分別為45.18%、39.84%、32.76%和28.7%,整體呈現出較為明顯的下滑趨勢。

而相比之下,2018年安踏的總營收為人民幣241億元,毛利率為52.64%;李寧的總營收為人民幣105.11億元,毛利率為48.07%;即使是相對規模較小的特步,毛利率也有44.31%,總營收超過63.8億元。

數據的對比至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無論是總營收還是毛利率,貴人鳥都已不占任何優勢。

03

再次聚焦主業不太容易

布局泛體育產業屢屢碰壁,轉而聚焦主業的貴人鳥前路也并不明朗。

第一個攔路虎就是現金流問題,而貴人鳥給出的解決方案是,通過不斷變賣資產解決現金流問題。

2018年8月2日,貴人鳥發布公告宣布出售子公司康湃思。

根據公告顯示,貴人鳥將其持有的康湃思(北京)體育管理有限公司37%的股權以及康湃思(北京)體育咨詢有限公司37%的股權轉讓給晉江國家體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轉讓金額分別為13522.21萬元和811.42萬元,并且同意泉晟投資出售其所持有的康湃思網絡30%股權給晉江國家體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出售價款為6525萬元。

出售以上公司股權并收回債權之后,貴人鳥能獲得超過2億元的資金。

短短四天后,貴人鳥再次發布公告,宣布出售所持有的虎撲13.66%的股權,并且同意泉晟投資將持有的虎撲13.66%的股權轉讓給上海鼎點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轉讓價格為27328萬元。

相繼出售了兩家參股公司股權之后,貴人鳥共獲得了將近5億元的資金,用于補充現金流并實現自救。

2018年年底,貴人鳥公布了轉型方案,宣布以1.46億元購買貴人鳥品牌業務經銷商的銷售渠道。

這也就意味著,在泛體育布局的道路上狂奔了5年之后,貴人鳥最終決定放棄對其他領域的探索,而耗時5年且花費大量資金攢起來的盤子,最終成了竹籃打水一場空。

回歸主業后,貴人鳥面對的第二個困難在于行業格局已定,下沉市場也被競爭對手搶占了七七八八。

在貴人鳥“出走”的這幾年,不管是最先轉型的安踏,還是靠著潮牌和運動童裝逆勢突圍的李寧,地位都已無法輕易被撼動。

安踏成為了首家市值千億元的運動品牌,收購FILA后又以46億歐元把亞瑪芬體育收入囊中,并借機發力國際化中高端品牌;

而李寧也經過了三年調整,2018年的總營收首次突破百億元,還登上了紐約時裝周。

相比之下,貴人鳥還在為盲目向體系外擴張的行為埋單。多元化經營或許能探索出一條可持續發展的道路,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貴人鳥在其他領域的探索并不成功。

《孫子·九地》中講到,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意思是說,沒有退路,就是出路。但愿卸掉沉重的翅膀之后,貴人鳥還能再度起飛。

 

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該投稿文章作者觀點,不代表千尋專欄立場。轉載請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處(千尋專欄)。未按照規范轉載者,千尋專欄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熱門文章
1
快遞業大戰“雙11”:發力智能化,難掩遭電商“綁架”尷尬
2
2019年天貓雙11全天成交額達2684億元,創歷史新高
3
康佳推出價值百萬大尺寸電視,Micro LED技術前景幾何?
4
年會報道 | 新東方俞敏洪、張戈:教培機構要一起做一件正確的事情
5
2019雙十一大戰正酣,下沉之爭鹿死誰手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腾讯彩票竞猜 四肖中特中后付款 欢乐麻将外挂软件 波数一波中特图片 qq欢乐升级下载最新版本 网上ag真人骗局 北京pk10计划精准 好友赣南麻将精华版 广西快乐10分网址彩彩娱 四肖三肖中特 河内五分彩计划 四川麻将上下分代理 广东省快乐10分开奖结果 2019年一句玄机诗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图标 湖北快3遗漏数据统计 临武两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