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彩票竞猜
返回藍鯨財經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中年人不是廢物,請對他們好一點!
摘要

有句話說得好:誰沒有年輕過,可是年輕人老過嗎?

作者:功夫財經

三十來歲的人不僅不是“無用之人”,反而應該成為生產創新的動力和社會中堅力量。

企業對大部分員工的最主要要求或許并不是創造性,而是要他們玩命工作、連續加班并且不要求高薪。

打工者的話語權變小,源頭并不是因為“資本蠻橫”,而是因為企業生存的空間變窄。

35歲,似乎成了職場的一條“紅線”。在這條紅線之下的人,暫時可以算是充滿潛力的職場“年輕人”,而一旦越過了這條年齡的“紅線”,就很有可能面臨被裁員的風險。

這個“35歲魔咒”,從互聯網和科技行業開始,向各行業蔓延。

2018年第四季度至今,互聯網和IT行業的職位數量同比減少了20%,企業的裁員消息也是接連不斷,騰訊、阿里巴巴、京東等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裁員,行業規模縮減已成定局。裁員的主要對象,集中在35歲以上的“職場中年”。

這是一群被認為創造力開始減退,并且缺乏進取心、無法繼續承受高強度工作的人群。他們的存在,據說是拉低了企業的平均生產率。

這樣的看法一度非常流行,隨后形成了一種恐慌:邁入35歲的員工開始提心吊膽、惶惶不安。他們擔憂被裁員的人是自己。

“35歲魔咒”真的存在嗎?

這個已經被人默認的“35歲魔咒”真的存在嗎?還是說大量的中年員工面臨被裁員其實另有原因?

我們先來思考一下35歲以上的人士是否“無用”這個話題。

學者麥爾斯認為:在18歲至49歲這個年齡段,人的各種能力的發展幾乎都處于最高水平,尤其是比較和判斷能力,這對于創新與創造是非常有利的。創造力的全面衰退往往發生在50歲以后。

從這個角度來看,三十來歲的人不僅不是“無用之人”,反而應該成為生產創新的動力和社會中堅力量。

根據美國的一份經濟研究統計,社會“初次創新”的年輕從1985年的30.5歲上升到2000年的31.5歲,進入新世紀之后,“初次創新”的平均年齡還在繼續提升。

與此同時,共同專利發明人數和專利跨學科人數都在增加。從1975年到新世紀,單一學科的專利轉換率下降了12%,共同專利的發明人數從平均1.7人上升到2.4人。

也就是說,隨著研究的精細化,在科學和工業領域,進行發明創新需要設計的細分學科越來越多,需要分工合作的從業者人數越來越多,這實際上推遲了人們“首次進行發明創造”的年齡。換言之,在創新領域的“大器晚成”本應是我們這個社會的一大特點。

試想一位年近三十歲的博士生,才剛剛進入企業的研發部門沒有幾年,年齡就越過了“35歲紅線”,轉眼間成為需要被裁員的人之一。而在這個時候,他主導的企業產品研發恰恰最需要資金支持,不僅不應該被裁員,反而更應該獲得更多的資源傾斜。

這也反過來也很好的解釋了為什么大部分被裁掉的員工并不是企業的研發人員。但除了研發人員之外的普通員工,就應該在35歲被裁掉嗎?這個觀點是值得商榷的。

如果按照流行的所謂“1萬小時理論”,一個人從23歲大學畢業進入職場開始,每天(包含節假日)需要接近4個小時的高強度學習,才有可能在30歲以前達成所謂“1萬小時”的專家級水準,大部分人其實達不到這個訓練強度。實際上,根據較新的研究,“1萬小時”并非恒定,而是因人而異。

有些人通過1萬小時的高強度訓練可以達到較高的水準,另一些人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達到同樣的水準,這實際上更加延長了成才的年限。總而言之,如果是以依靠經驗和積累的熟練工種而論,30歲以后成才的可能性也比30歲以前更高,員工的單位勞動生產率也會更高。

在理想的情況下,無論是搞技術含量的研發人員,還是普通的熟練工種人員,在35歲前把他們裁掉都是一個比較草率的舉動。相反,這些人應該成為職場主力軍。

但現實的情況卻相反,“35歲魔咒”籠罩在中國的相當一部分科技公司的企業文化中。而普通的制造業工廠,現在也普遍不招收年齡較大的員工。

原因很明顯:對于企業來說,這些年齡較大的員工已不符合用工需求。

我們的企業對大部分員工的最主要要求或許并不需要他們具有創造性,而是要他們玩命工作、連續加班并且不要求高薪。這些特質,都是初入職場、沒有話語權的年輕人所具有的特質。

打工者話語權變小的真正原因

為什么缺乏經驗的職場小白更具有“使用價值”?這需要做一點整體的分析。

根據一份學術研究的統計,自從2013年至今,中國的“社會剩余價值率”從2008年以來的歷史最低值開始逐年回升。剩余價值率代表資本剝削的程度,這個指標回升,說明勞資分配關系逐漸向有利于資方的方向發展。

然而,這一次的勞資市場地位轉換,并不是以資本方變強為前提的,而是在全國產業結構大調整的背景之下進行的。這個背景說明什么呢?它說明,現在無效益的老企業死亡速度很快,營商環境又不足以支撐新興企業長期發展,唯一比較穩定的是央企國企以及已經達到“溫飽線”以上的少部分民企。可見,打工者的話語權變小,源頭并不是因為“資本蠻橫”,而是因為企業生存的空間變窄。

如此,企業大規模裁員也就是必然的了。據新聞報道,2018年4月至9月,某知名招聘網站的招聘廣告數量從285萬條降至83萬條,職位招聘減量驚人。在今年2月,官方公布的城鎮登記失業率為5.3%,是兩年來的新高。種種跡象都說明了企業生存的困難。

行業規模縮減之下,企業根本不會有耐性去花很多時間培養有經驗的員工,企業會更傾向于選擇雇傭短期的合同工,那些沒有多少議價權、“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的年輕人成為了最合適的招工對象。

企業對待員工的這種浮躁心態,追根溯源也是外部環境倒逼所致。全行業的浮躁心態下,所謂的產業轉型升級,恐怕也是無從談起,從低端制造業繼續走向低端服務業應是大勢所趨。

面對職場的“35歲魔咒”以及目前嚴峻的營商環境,普通人還能夠做點什么呢?

相信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預見到簡單重復性勞動崗位的消亡。人工智能比人類更高效、準確、廉價,在這類的崗位上,隨著人類年齡增加,精力大不如前,肯定競爭不過自動化生產設備。

但是,在企業當中需要發揮人的創造性、決策能力、以及人格魅力的領域,恰恰特別需要時間和經驗積累帶給來的能力,這種能力不太可能被機器和沒有經驗的年輕人替代。這也是進入職場十年左右的人士需要著重提升的能力所在。

此外,人類依靠時間積累下的另一個資源也是不可能被替代的,那就是人脈或者說人際關系網。無論人工智能如何發達,行業環境如何變化,消費者始終是人,人只會對人產生信任感。

因此,市場類型的崗位短期內還不太可能被完全取代,如果你將工作中心放在“建立人和人之間的鏈接”這方面,時間和經驗的積累仍然是非常有效的。

對于35歲左右的職場人士來說,其實不必過于恐慌。眼前的困難雖說無法回避,但是,我們也要看到經驗和時間帶來的優勢。有句話說得好:誰沒有年輕過,可是年輕人老過嗎?

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該投稿文章作者觀點,不代表千尋專欄立場。轉載請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處(千尋專欄)。未按照規范轉載者,千尋專欄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熱門文章
1
國任財險擬增資20億,引5名戰略投資者“出錢出力”加速數字化轉型
2
“托育國標”落地,低迷近一年的賽道能否解凍?
3
小米再次沖擊高端市場,5G+AIoT前路將通往何方
4
9月房企融資現周期性反彈,首開、陽光城等開辟融資新渠道
5
淘集集欲借重組自救,多方博弈恐難解資金困局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腾讯彩票竞猜 靠赌博每天稳赚300元 金库游戏官网 浙江快乐彩怎么买稳赚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分分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全天重庆时时彩万计划 双色球怎么算预测方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分分彩一买就输 天津时时直播网站 网上棋牌赌博通比牛牛 大乐透预测一注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网上投注站哪些是正规 快乐时时b盘 实战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