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彩票竞猜
返回藍鯨財經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戴威再入高山大學,瀕臨“死亡”的ofo能否再獲融資?
摘要

日前,ofo爆出押金換金幣事件。然而,使用金幣購物之時,還需要用戶加錢,實行的也是多不退少補的條款。

圖片來源: IC photo

作者:云掌財經

前些日子,ofo爆出押金換金幣事件。然而,使用金幣購物之時,卻還要用戶再加錢,實行的也是多不退少補的條款。不禁讓人懷疑,這是不是ofo圈錢的手段,既可以再收割一波用戶,再避掉拖欠的押金呢?

當初,搶占市場風風火火,現在,卻是拖欠用戶押金,遲遲不肯退還。

01

往昔輝煌

ofo在倍受資本寵愛時,滴滴,阿里、DST等多個資本巨頭為他注入資金。2017年融資就到達12.5億美元(數據來源:企查查)約合人民幣80多億。巨額的金錢給了ofo美好的幻夢,也為這群年輕人打了雞血。

2017年10月,為了打壓摩拜,ofo舉辦“一元月卡”和“紅包車”兩項活動,在訂單數上超過摩拜。10月20日,ofo迎來史上的高峰點——訂單量達到3200萬單,也讓人們看到了共享單車的潛力。

ofo的辦公室經歷了數次搬遷,見證了它發展的全過程。最開始,ofo團隊在唐寧one小區的別墅里辦公,2015年9月搬入立方庭,2016年10月搬入互聯網金融中心,2016年12月搬入中關村理想國際大廈,2018年11月回到金融互聯網中心。

前三次是向上騰飛,唯有最后一次,是跌落谷底。他們離開了理想國際大廈,離開了輝煌的過去,不得不去面對一地雞毛。

現如今,千萬用戶排隊等待退押金,網絡上也多是在催促退押金,ofo在用戶心中,已經徹底失去了信任,品牌價值盡毀。當初那些美好的情懷,敵不過現實。

02

崩塌背后

從高歌猛進到潰不成軍,其實一切早有預兆。

越來越難騎的小黃車

一開始,小黃車還是為人們帶來諸多便利的,掃碼出行,隨掃隨用,獲得了大眾的認可。再加上小黃車討喜的形象,也是收獲眾多青睞的原因之一。

第一代小黃車騎行體驗非常好,26寸的充氣胎,阻力很小,車體輕。而后,改進版的小黃車的確提升了對車輛的軌跡的追蹤,但是卻被用戶吐槽越來越難騎。

有網友表示,“新版ofo小黃車難騎的程度堪比健身房的動感單車”“電子鎖版的ofo難騎,還以為自己腿出了毛病”。

不合格的產品,糟糕的用戶體驗,就算是是營銷再好,也難討用戶歡心。好的產品才是硬道理。

混亂的管理層

ofo在發展壯大之后,整個公司都彌漫著奢靡之風,當時公司很多部門花錢都非常鋪張。一位與ofo有業務往來的公司高管回憶,在商量賬目細節時,ofo的反應是——“你給什么錢,這是看不起我們。”當時,連ofo的前臺都通過獵頭來招。

ofo曾有員工表示,錢太多了,投資進來的錢遠超我們需要的資金量,感覺像是花不完,花得很瘋狂。

花費巨資請明星團隊代言,為公司高管配豪車,為員工配備名牌辦公設備,ofo好像坐在金庫里,隨意就用掉令人驚訝的數字,卻沒有任何概念。

ofo內部員工曾在網絡平臺爆料,ofo內部大面積貪腐,吃回扣和吃空餉已經成為普遍現象。而近日爆出來的ofo內部反腐郵件,更是讓我們看到了其內部貪污嚴重。從內部查貪腐開始,到公布于眾就有8起,其中一起是前公司人員偷賣車輛超兩百萬元,讓人咋舌。

管理的松散、隨性、粗放,為急劇擴張的公司埋下了巨大的隱患。等到反應過來,再去嚴查,為時已晚。

資本助推,走進燒錢死循環

在簡單的校園模式下,ofo一天可接收200萬單,一年利潤 3000 萬-4000 萬元。但資本進場,將原有的發展節奏打亂。資本巨頭為ofo提供了充足的資金。同樣,也在資本的助推下,ofo與摩拜開始了瘋狂的燒錢大戰。兩家年輕的企業,本可以穩打實扎地進入良性商業模式,但卻又走回了資本圈地的老路。

DCCI研究院院長劉興亮認為,共享單車在資本擁躉下,逐漸走向了一個“瘋狂融資——造車——投放——再融資——再造車——再投放”的死循環。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不同于滴滴等出行企業,不僅技術創新遭質疑,分時租賃的收入相較超千萬量級的車輛投放、硬件損耗及其他管理費用,即便經歷了從天使到E輪的十余起融資,ofo很難自我造血。

即便有資本背鍋,ofo還是滑向深淵。瘋狂地燒錢導致資金鏈緊張,運營問題、城市政策等諸多因素讓共享單車舉步維艱。與資本的對抗內耗,更是失去了諸多補血的機會。

03

起死回生,再獲融資?

小黃車淪落至此,創始人戴威也好不到哪里去。2018年3月,戴威還曾身價超過35億,榮登胡潤富豪榜,然而,一年不到,27歲的戴威跌落“神壇”,被法院列入老賴名單。

近日,有消息稱,戴威在今年3月初,再次去參加了高山大學的學習,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去參加了。高山大學大學的創始人為文廚,曾創辦過長城會,雷軍是長城會的天使投資人。而且,在高山大學的校董中,還有李開復、沈南鵬等一眾投資界大佬。戴威再次去上課,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這么多的投資大佬,要是能獲得投資,ofo起死回生也為未可知啊。

不過,魚魚倒是好奇,高山大學的課程都設在國外,而戴威被限制消費,為何能出境?

今非昔比,ofo與摩拜的大規模對戰已經成果過去式,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話題。摩拜已被美團并購,然而,摩拜依舊在虧損,目前也已經停止投放新車輛。反觀ofo,似乎比摩拜的下場更慘,一個不注意,便會滑向毀滅深淵。

ofo有翻盤機會嗎?怕是很難了。

 

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該文章作者觀點,不代表千尋專欄立場。轉載請注明本文原創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處(千尋專欄)。未按照規范轉載者,千尋專欄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熱門文章
1
A股7上市險企1季度攬9342億保費,券商:雙利好估值有望繼續提升
2
上市銀行資產質量掃描:華夏不良偏離度高達147%,郵儲等逆勢上行
3
PSA在華合資公司大幅虧損,唐唯實表態不放棄中國市場
4
華僑城的焦慮與無奈:高舉文旅大旗,歡樂谷的故事卻越講越少
5
優信資金收緊陷質疑:貸款業務挖坑,如何解破產清算風險?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腾讯彩票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