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彩票竞猜
返回藍鯨財經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離開11年,黃光裕仍然是影響國美股價的那張王牌
摘要

誰在等黃光裕出獄

圖片來源: IC photo

作者:首席人物觀 周陽

01

4月1日,愚人節,在各大“洋蔥新聞”滿天飛時,國美也向媒體開了一個玩笑。

上午,某媒體發布國美創始人黃光裕將于明年出獄的消息,報道中,國美零售投資關系總監李虹表示:“我們一直向他匯報戰略轉型的進展,他回歸后可能會進度更快。”騰訊、網易、新浪等多家門戶網站紛紛推出黃明年出獄的消息。

但在《新京報》的記者采訪李虹時,她說“媒體聽錯了,現在正在溝通,黃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沒有變化”。

國美零售港交所公告截圖

《21世紀經濟報道》放出錄音,表示沒聽錯。晚間,國美零售發布了一則公告澄清此前報道實為謠言,至此,這場“烏龍”收尾。

收尾不代表結束。與“黃光裕提前釋放”相伴隨的,是國美零售在香港的股價上漲5.48%,國美系上市公司普遍漲停,包括包括國美通訊、中關村、山東金泰等。除此以外,還有大批的媒體撰文出現在頭版頭條上,重提黃光裕的過去,為國美的未來把脈。國美能否再次崛起成為投資者的議題。

02

這不是第一次傳出黃光裕“提前出獄”的消息,似乎,每隔一段時間,牢獄中的黃光裕和式微的國美就會以這樣的方式,重回公眾的視野。

第一次傳出這種謠言是2014年11月,有消息稱黃光裕已出獄。當時新京報記者致電國美時任首席財務官方巍,對方表示,網上說法為傳言,沒有收到黃光裕出獄的消息。

次年,有傳言稱黃光裕將于年底出獄,亦被國美方面證實是傳聞。2017年到2019年2月出現了三次類似傳聞,每一次都帶動國美系上市公司股價的大漲,可謂屢試不爽。

的確,黃光裕和國美曾經輝煌過。

黃光裕的輝煌時刻

黃光裕曾被認為是李嘉誠之后最成功的潮汕商人,2004年到2008年間三次登上內地富豪榜的榜首,2008年國美的年銷售額達到了1200億,而那時的淘寶只有999.6億的交易額,騰訊的年收入只有71億,京東只有13.2億的交易額。

1987年,他將國美服裝店改為國美電器店正式走上家電零售業。此后,他以北京為中心開始向全國擴張。2004年,鵬潤集團以83億港元的價格,收購其22個城市94家國美門店資產的65%股權。國美以借殼方式在香港上市,黃光裕資產突破百億元,成為中國內地首富。

那時的國美是電器“新零售”領域的龍頭老大。即使是后來出現國美、蘇寧易購、永樂電器三足鼎立的局面,國美依然手握著市場的主動權。

2006年,國美作價52.68億港元購得后者61%的控股權。國美宣布正式并購彼時被列為國內家電零售連鎖第三名的永樂電器。雖然這筆并購案被證明是黃光裕的一次敗筆,也為后來的控制權之爭埋下伏筆,但國美當時的風頭,一時無兩。

國美美好的一切隨著黃光裕的鋃鐺入獄劃上了休止符。

03

對于國人來說,2008年是不平靜的一年。對于黃光裕,更是如此,他因涉嫌經濟犯罪被北京警方拘查。后因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和單位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黃光裕在獄中表現良好,被評為“改造標兵”,兩次減刑后,2021可刑滿釋放。

失去靈魂人物的國美內部經歷了控制權之爭、人事大調整。前永樂電器創始人陳曉出任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他幫助黃光裕暫時穩住了市場行情,但也在公司內部開始推行“去黃光裕化”,不僅引入了貝恩資本,還策反了黃光裕的舊將。

樹倒猢猻散,資本總是無情,但好在黃的妻子杜鵑沒有離開他。

危難之際,曾經安于被照顧的杜鵑挺身而出,她減掉了自己的長發,重返國美總部,掙得了貝恩資本的青睞,拉回國美的各股勢力,最終將陳曉踢出局。黃太太也成了黃光裕希望的杜總。

盡管國美重回黃家的手中,但市場卻不會回到國美的手中了。

2012年,曾經的“小老弟”蘇寧實現了對老大的趕超,這一年,國美虧損了8億。更致命的是,阿里、京東的電商事業引發了零售革命,中國的零售進入新紀元,國美已經落后于這個時代了。而蘇寧在這時投入了阿里“爸爸”的懷抱,完成了自己在互聯網領域的布局。

奄奄一息的國美也在探索自己的電商之路,但無論是“國美APP”還是“美店”,都沒有扭轉國美的頹勢。國美零售發布的2018年業績報告顯示虧損約為48.87億元,是歷年之最。

世界不會為黃光裕停留。他離開國美的11年,對于國美來說,是無法彌補的。很多人設想如果這位曾經的首富沒有入獄,現在的國美將會是什么樣子。

“哥不在江湖,但江湖有著哥的傳說”。黃光裕出獄傳聞帶來的股市震蕩印證著他的輝煌。而且和他有關的,不僅僅只是“傳說”。現在國美的一舉一動,依然和他有著緊密的關系。

04

黃光裕的妻子杜鵑——現在國美的掌門人,每個月會和黃光裕見一面。她坦言,公司遇到重大事件,會與獄中的黃光裕溝通。

黃光裕和妻子杜鵑

她對黃光裕承諾過,還他一個更好的國美。雖然從現在看,很難兌現這份承諾,但她已然做得夠好了。同樣作為女人,與黃決裂的“鐵良子”董明珠能體會杜鵑的不容易。2014年,國美和格力重修舊好,國美成為格力家用中央空調唯一銷售賣場。

除了通過常規渠道申請定期探監之外,警方還為黃光裕開辟了一條“綠色通道”,他通過監獄文書傳遞獲悉、處理公司業務。通過此渠道,他可以參與國美的重要決策,遙控公司事務。

杜鵑是國美最近涉足的一系列金融收購的直接戰略決策者,而坊間普遍認為,這些決策代表了黃光裕的意志。

“作為企業家,企業是永遠的牽掛。即使有高墻鐵窗的阻擋,企業家的靈魂必須與企業同在。”蒙冤入獄的物美創始人張文中曾經感慨。黃光裕顯然也有同感。

即使黃光裕今年不出獄,明年,市場也會迎接他的到來。而這個世界不可能再是黃光裕熟悉的模樣。

不過,當離開11年的黃光裕仍然是影響國美股價的最大變數,對于國美這家公司而言,這并非好事——這意味著國美并沒有更有吸引力的新故事、新人物。

危機重重,出獄后的黃光裕注定很難輕松。

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該文章作者觀點,不代表千尋專欄立場。轉載請注明本文原創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處(千尋專欄)。未按照規范轉載者,千尋專欄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熱門文章
1
7家新三板保險中介2018營收成績分化,凈利潤整體滑坡
2
昂立教育的巨虧背后是內斗還是甩鍋
3
亞馬遜敗走中國,給電商企業帶來什么啟示?
4
投資失敗、轉型受阻,二度戴帽的人人樂會不會被新零售大潮甩下
5
最高法談"黑洞"照片版權:虛構版權牟利不保護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腾讯彩票竞猜